首页|教育|资讯|汽车|健康|公益|彩票|旅游|游戏|农业|人物|热点|旅游|发现|视频|经济|汽车|青春励志 |庄家
老北京的扇形亭都在哪里?
发稿时间:2017-09-13来源:互联网
漪澜堂建筑群中的折扇形“延南薰”(清样式雷设计)扇亭(小篆)章长虹炎炎夏日,在没有电扇和空调的年月,扇子曾是人们用来扇风纳凉的必备之物。关于扇子,老北京还曾流传有一段著名的民谣:“扇子有风,拿在手中,有人来借,等到立冬。”若追溯起来,中国的扇文化可谓源远流长。据史籍记载,扇子最早出现在殷代,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。但扇子最初的功用并不是扇风取凉,而是作为帝王外出巡视时遮阳挡风避沙的,这种扇子被称为“障扇”,用五光十色的野鸡毛制成,故“扇”里有个“羽”字。西汉以后,扇子开始有了扇风纳凉的功能,并成为人们夏日不可或缺的生活用品。古人对于扇子的情有独钟,不仅表现在将扇子视为“凉友”,在扇子上题诗作画,甚至还把亭子建成了扇子的造型。如今北京仍有四座著名的扇形亭……北海公园的“延南薰”典出《南风》诗:“南风之薰兮,可以解吾民之愠兮”亭,象形字,从高从丁。其本义是“停”,有休息、停留、观赏之意。亭子是中国古代最典型且最具文化内涵的一种建筑,源于先秦时期用作侦伺和举火报警的“烽火亭”,最初为军事用途。后来又相继出现了作为行人驻足休息、躲避风雨的亭子,设在通衢大道旁,称驿亭、邮亭和客亭。秦汉时期,亭成为地方维护治安的基层组织,“十里一亭,十亭一乡”,每亭设有亭长管辖,汉高祖刘邦最早就曾当过亭长。魏晋以后,亭在遮风避雨的使用功能基础上,又添加了远眺观景、冶园点景的审美功能。古籍中对于“亭”字的解释恰恰揭示出了亭子在功能上的这种变化。东汉许慎的《说文解字》对亭的解释是:“亭,人所安定也。”汉末刘熙在《释名·释宫室》中称:“亭,停也,亦人所停集也。”唐释玄应在《一切经音义》中提出:“汉家因秦十里一亭。亭,留也。”清末民初姚承祖在《营造法原》中则认为:“亭,为停息凭眺之所。”古代亭子的种类很多,从性质上来说,有碑亭、桥亭、井亭等;从建材上来说,有草亭、竹亭、石亭等;从形状来说,有角亭、方亭、圆亭、双环亭等,可谓五花八门。明代园艺大师计成在其所撰的《园冶》中,曾对亭子的造型做过全面总结:“造式无定,自三角、四角、五角、梅花、六角、横圭、八角至十字,随意合宜则制,惟地图可略式也。”但在古代亭式建筑中,造型上独树一帜的扇形亭却并不多见。老北京最典型的扇形亭,是建在北海琼华岛北坡的“延南薰”,它是漪澜堂建筑群中最高处的一个建筑,正对着下面的漪澜堂,并与北海北岸的西天梵境隔湖相望。整座亭子就像一把打开的折扇,居高迎爽。亭前平台铺地,为折扇扇骨形状,扇轴恰好位于漪澜堂建筑群的中轴线上。那么,这座扇形亭为什么取名“延南薰”呢?作为北海公园漪澜堂建筑群中最主要的亭式建筑,“延南薰”与漪澜堂一样,都是始建于清乾隆十六年(1751年)。“南薰”的意思是“和煦之风”,典出《南风》诗,相传为虞舜所作。《孔子家语·辩乐篇》记载:“昔者舜弹五弦之琴,造南风之诗,其诗曰:‘南风之薰兮,可以解吾民之愠兮,南风之时兮,可以阜吾民之财兮。”乾隆皇帝为这座扇形亭赐名并御笔题写了“延南薰”三个字,意在要“延续和煦之风、谋福于天下黎民”。同时又暗含“舜歌南风”的典故,象征贤君明主,像和煦的南风一样,恩泽万民、万物。乾隆三十六年(1771年)延南薰亭建成,乾隆皇帝还题写了一副对联,上联为“五明招得薰风奏”,下联为“七宝修成壁月清”。颐和园的“扬仁风”源自《晋书·袁宏传》赠扇典故,寓意“奉扬仁风,慰彼黎庶”颐和园的扇形亭“扬仁风”同样是清乾隆年间所建。乾隆皇帝将虞舜的“南风”视为一种爱民之风,除了在北海漪澜堂建筑群中建了一座“延南薰”以言志,又在颐和园建了一座扇形亭,取名“扬仁风”。这座亭子位于颐和园昆明湖北岸,长廊邀月门的北边,乐寿堂西侧,院内有池塘、假山,前辟月洞门。扇形亭“扬仁风”位于整座院落的最高处,依山而建,殿宇为凹面状,极似一幅打开的“扇面”,殿前地上有八条青石则为“扇骨”,亭子两侧连接的院落围墙则呈风卷般的圆弧形,犹如风从亭中吹出之状。亭子造型采用扇形,同样是缘于“扇”起“南风”,但“扬仁风”又有何寓意?所谓“扬仁风”,即弘扬仁政之风。源自《晋书·袁宏传》中谢安赠扇袁宏的典故:“时闲皆集,安欲以卒迫试之,临别执其手,顾就左右一扇而授之曰:‘聊以赠行。’宏应声答曰:‘辄当奉扬仁风,慰此黎庶。’”南朝宋檀道鸾所撰的《续晋阳秋》也记载:“袁宏字彦伯,陈郡人,魏郎中令焕六世孙也。祖猷,侍中。父勖,临汝令。宏起家建威参军、安南司马记室。太傅谢安赏宏机捷辩速,自吏部郎出为东阳郡,乃祖之于冶亭。时贤皆集,安欲卒迫试之,执手将别,顾左右取一扇而赠之。宏应声答曰:‘辄当奉扬仁风,慰彼黎庶。’”谢安是东晋著名政治家、文人,晋简文帝时曾为吴兴(今湖州市)太守,开城西官塘,民获其利,名曰谢公塘。晋孝武帝时位至中书监、领尚书事,太元八年(公元383年) “淝水之战”,他指挥侄子谢玄率领车队在淝水把前秦皇帝苻坚打得大败,留下“八公山上,草木皆兵”的著名典故。袁宏最初是谢安的参军,谢安任扬州刺史时,袁宏由吏部郎出任东阳太守。袁宏赴任前去向谢安辞行,谢安设宴饯别。当时群贤毕至,谢安有意在仓促之间考验袁宏,临别握住他的手,并从随从手中取一把扇子递给他说:“姑且以此物赠行。”袁宏应声答道:“当经常捧着宣扬仁风,抚慰百姓。”此后,“扬风仁政”常被后人用来比喻为官清廉仁厚。将颐和园这座扇形亭取名扬仁风,乾隆皇帝意在借亭以表达自己“奉扬仁风,慰此黎庶。”乾隆二十七年(1762),他还专门写了一首《赋得扬仁风》诗:“为轩如扇样,对景与题名。拟欲仁风变,非图暑期清。怨咨方在念,怀保要惟诚。持赠纶巾者,休夸用智精。”宋庆龄故居的“箑亭”西汉扬雄《方言》称:“扇,自关而东谓之箑”宋庆龄故居的扇形亭叫“箑亭”,进入故居大门向西约100来米,北侧有一座小山,拾级而上,即可看见这座雕梁画栋、状如折扇的亭子。箑字读音为shà,按东汉许慎《说文解字》的解释,“箑”字本身就是扇的意思。从源头来看,扇子最早的形态是将羽毛束缚一个长柄上,称翣(shà),是出殡时的一种仪仗。《礼记·礼器》记载:“天子崩,七月而葬,五重八翣;诸侯五月而葬,三重六翣……”按周礼,天子的殡礼用40只翣,诸侯的殡礼用18只翣。后来,翣被演化成宫殿中显示威严的一种陈设,《宋史·仪卫志一》:“古者扇翣,皆编次雉羽或尾为之,故于文从‘羽’,唐开元改为孔雀。凡大朝会,陈一百五十有六,分居左右。”再后来,翣又成了皇帝大臣出行时遮阳挡尘的“障扇”,即箑。“翣”变成了“箑”,材质也有了本质区别,即“羽”变成了“竹”。那么,“箑”怎么又变成了“扇”? 西汉扬雄在其所著的《方言》中称:“扇,自关而东谓之箑,自关而西谓之扇。”其实,“扇”后来之所以能取代“翣”和“箑”而流行开来,还缘于“扇”能用做动词,一个“扇”字形象地表现出扇子扇风时的动感。宋庆龄故居的这座“箑亭”实际上就是一座“扇亭”。这座扇亭建于光绪年间,原本是第一代醇贤亲王、光绪皇帝的父亲爱新觉罗·奕譞王府花园里的亭子,箑亭的匾额就是奕譞所题。醇亲王府在康熙年间是清代重臣纳兰明珠的府第,乾隆年间易为和珅别院,嘉庆年间改为成王府,光绪十四年改为醇亲王府。第二代醇亲王载沣之子、清末代皇帝溥仪就出生在这座王府。天坛公园的扇形亭扇形亭始建于乾隆六年,1976年由中南海迁入老北京第4座扇形亭位于天坛公园的双环亭景区,这组亭式景区由双环亭、方胜亭、六角彩亭及扇面亭等造型各异的亭子组成,清乾隆六年(1741年),乾隆皇帝生母、崇庆皇太后钮祜禄氏五十大寿,作为给母亲贺寿的礼物,乾隆皇帝在中南海建了这组亭式建筑,距今已有276年。双环亭又叫双环万寿亭,重檐,亭子上檐蓝瓦黄剪边,下檐黄瓦,二亭两环相套,内部结构相连。两座圆亭的截面看上去犹如一对寿桃,寓意“和合、吉祥、长寿”,亭中原挂有“风亭月榭”、“蕙圃珠泉”匾额均为乾隆皇帝御笔所题。扇形亭在双环亭的东北方向,前窄后宽,颇似一个打开的折扇,灰色亭顶,苏式彩画,与双环亭南北相望,辉映成趣。从扇形亭向东北方向眺望,祈年殿可尽收眼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