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教育|资讯|汽车|健康|公益|彩票|旅游|游戏|农业|人物|热点|旅游|发现|视频|经济|汽车|青春励志 |庄家
戏外有文学戏里是人生
发稿时间:2017-09-11来源:互联网

湖北日报讯 □ 黑王辉

  作为当代文学的一杆旗帜,汪曾祺老先生无论小说还是散文,都散发着浓浓的生活味儿。作为京派作家的代表人物,他用如椽大笔,写着他生活的北京,经历的北京,京味十足,他不仅创作过京剧剧本《范进中举》,更是经典京剧《沙家浜》的主要编剧。《人生若只如出戏》是汪曾祺关于戏剧的散文集,以作家的眼光看戏剧,是他对戏剧感悟的一次总结。

  汪老谈到他与戏剧的结缘。小时候,家乡没有什么娱乐,除了逢年过节,婚丧嫁娶之外,唯一的热闹便是看戏。所以,每次听到敲锣打鼓,他总跑过去看,这大概是与戏剧最早的渊源。后来偶然写了剧本,又调到北京京剧院,成了一名专业编剧。在汪曾祺看来,京剧是一种“新文学”,他之所以从事戏剧工作,是“想把传统和革新统一起来”。

  谈戏剧,追忆往事,尤其是那些与戏剧有关的人们。在《艺术与人品》中,汪老谈到裘派传人方荣翔,说他不仅文戏武戏都擅长,能唱铜锤,也能唱架子,戏路是很宽的,并且,“在戏曲界,荣翔是一位极为难得的恂恂君子”。追忆当年北京京剧团的“五大头牌”,马连良潇洒,“一出台,就给观众一个清爽漂亮的印象”;谭富英“天赋佳喉”,演唱极为痛快,并且“为人恬淡豁达”;张君秋得天独厚嗓子好,听起来“缠绵不断,不见棱角”;裘盛戎为人和善,懂得忍耐,并且“领悟、理解能力非常之高”;赵燕侠功底扎实,腿功好,“吐字是一绝”。在汪老笔下,这些曾经的戏剧名角缓缓走出,低吟浅唱高声喝,都已成为绝唱。

  汪曾祺认为,小说与戏剧并不冲突,戏剧还能哺育小说。作为既写小说又写戏剧的“两栖类杂家”,他的两条经验可供借鉴,“一个是要尊重、热爱祖国的文学艺术传统;一个是兼收并蓄,兴趣更广泛一些,知识更丰富一些”。“我希望有更多的两栖类,希望诗人、小说家都来写写戏曲”。像剧本、歌曲、电影、电视等等,诗人小说家都可以一展身手。

  戏剧,作为中华文化的精华,要继承,更要发展。作为作家和戏剧家的汪曾祺通过自己的思想看戏剧,也让我们对戏剧有更多感悟,那些人、那些事、那些唱腔、那些韵律,既有关历史,也关乎未来。